日本细菌战幸存者:生不如死70年

农商行 2015-06-17 18:17:59
设置

  2008年,浙江省民政厅、财政厅联合发文,提出将二战细菌战受害者的治疗费用纳入医疗救助范围。但这个文件至今还在纸上。

  李仲明极不情愿地把左腿架在椅子上,交给一群穿白大卦的医生。自已用帽衫紧紧裹住头,身体缩成一团。

  他用一层又一层衣服把自己包裹得象只棕子,医生们小心翼翼地打开层层叠叠的裤子,以便让腿露出来。裤子里面还有花花绿绿的铜板广告纸,也是一层又一层。广告纸里面,是一层又一层的塑料薄膜,薄膜里面,一坨红烂的肉发出奇异的恶臭。

  但有些人还是又烂了。

  李仲明的腿再次变得又肿又臭。去年10月,李仲明来上海住院期间,一共接受三次手术,第一次去腐肉,削纤维疤;第二次施行负压引流新技术,控制感染,促进新鲜肉芽生长;第三次施行植皮手术。当他出院时,95%以上的创面都已经长好。

  从上海回到汤溪镇派溪李村的家后,这个终身未娶,独居而有失关照的老人,仅换过一次药,就再次用他的老办法来对付:捡拾塑料、广告纸、旧报纸进行包裹。“就算是好的皮肤,在潮湿的南方,不透气不卫生地捂着,也会烂”,付小兵院士说。

  长期的失群独居,李仲明的精神、心理都有问题,他不愿意见人,也不愿意说话。他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,当医生想脱掉它们时,他像个孩子一样地哭啊哭,而当手术后需要安静时,他却不停地动,以致伤口反复难愈。李仲明的情况并非烂脚老人中的孤例,风烛残年、体弱多病、贫穷、孤独、有失关照是这群人的常态。

  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医学专家的面前:医治长久祼露的战争伤口,仅仅有医术是不够的!

  细菌战调查牵出烂脚病

  “自从日本鬼子来了,脚就开始烂”。这是烂脚病老人一致的说法。

推荐阅读

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